试图颠覆金融支付的巨兽联盟

Image for post


Libra 简介
Libra 由 FACebook 领军,致力于打造货币互联网,主要面向金融服务不足或难以接触到传统金融服务的用户,透过 Messenger 提供低成本转帐、低风险货币资产停泊的平台。其创始成员包含 MAsterCard、Visa、Paypal、Spotify、Uber、facebook、Vodafone、Andreessen Horowitz 等知名企业,产业横跨支付业、技术应用平台、电信业、链圈、风投业,以及非营利组织。


Libra 宣称其目标客群为印度庞大的穷人人口,因为这些人民收入不高,但银行收取的服务费用占所需金融服务金额的比例太高,甚至有许多人仍未开立银行帐户。根据 Credit Suisse 2018 年全球财富报告,印度总财富为 6 兆美元。另外也有报告指出,印度后 60% 人口仅持有 4.8% 资产。综合两篇报告可知,8 亿印度穷人所持总资产约为 2,880 亿美元(人均总资产约为 360 美元)。若这些人愿意花费 40 美元购买一隻智慧型手机,将能持续以非常低的成本使用 Libra 提供的金融服务。

试图颠覆金融支付的巨兽联盟


上图是使用场景示意图,一个用户连上网路并且使用 Facebook 开发的社群 App Messenger,这个用户辛苦工作的薪水是由 Libra 计价,这时候他为家裡添购日用品,如同使用 Messenger 传讯息给他人一样,他可以很简单快速地转帐给他人。
这笔交易这时候进入 Libra 区块链架构,链上所有 Validators 会依据 LibraBFT 的共识机制验证这笔交易并且把交易资料出块上链,这些交易数据是使用梅克尔树(Merkle tree,又称 Hash tree)的形式加密保护,这个架构降低了访问区块链的工作量。

关键合作伙伴与生态系分析

上一节使用场景叙述得比较粗略,我们再更详细地看这个使用场景的所有关係人。使用者透过 Facebook 的 App 将法定货币换为 Libra 代币,这中间需要经纪商与交易所负责处理汇兑业务,以及进行身分核实防制洗钱,以及 Libra 协会本身作为储备管理人,管理发行代币所需的法定货币储备。接著,这个使用者如同微信小程序一样在 App 上找到线上购物平台,并使用Libra 支付购买日用品所需的金额。这段流程需要技术应用供应商,与Facebook 串接 Libra 服务。(网购物流先不论,一个现存的购物平台基本上有自己习惯合作的物流)
由此可知,Libra 协会成员必须来自各行各业才能建立生态系。但是在 Libra 正式推出前,要成为 Libra 协会成员的条件相当严苛,例如必须至少达到 10亿美元市值或 5 亿客户馀额、年客户触及至少 2,000 万、标准普尔认定前百大等,满足三个条件的其中两个才能进行申请,并且成为创始人需支付 1,000 万美元并成为验证节点。笔者认为这个限制对 Libra 发展是好的。创始成员皆已颇具规模,因此各自原先业务基本上足以支撑 Libra 早期的支出。而 Libra 从合规、初始生态系建立,直到深入目标客群,如同实体购物到线上购物的消费转型一样,要实践这一段流程,并且让消费习惯转变粗估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若协会成员资本不足以支应长期「烧钱」,其财务风险有害于协会的稳定。

代币经济

代币供需模型

根据白皮书,Libra 价格锚定一篮子法定货币,以符合协会对于 Libra 的保值目标。此外,Libra 发行量没有上限,但必须由特定角色使用法定货币买卖 Libra 才会製造或熔毁代币。例如,一般用户透过协会授权的经销商买卖 Libra ,而协会会根据经销商的需求来製造或熔毁代币:若协会在一笔交易中担任 Libra 买方,则协会可以熔毁这笔 Libra。换句话说,必须是由经纪商向储备 1:1 转入法定货币才能製造 Libra。

储备的运用

发行 Libra 代币所存入的法定货币储备,将以稳定且信誉良好的货币,以及投资评等流动性好的短期债券等低波动资产存在。这些资产获得的利润,扣除 Libra 维运费用后,将分配给 Libra 创始人们。举例来说,假设初期仅能接触 1% 前述印度 8 亿穷人,因此在所持的资产 28.8 亿美元都在 Libra 停泊成为储备的情况下,假设低波动资产年报酬率为 1%,则推估协会一年将有2,880 万美元的利息收入来支持维运,这对协会成员的规模仅仅是九牛一毛。因此笔者认为协会成员看上的应该不只是利息收入,而是看中 Libra 生态系中各个场景应用的潜力,对未来支付及消费习惯进行一场赌注。

Libra 和 ripple 很像?

Libra 协会成员来自世界知名的支付、区块链、电信、风险投资,以及其他技术应用平台等,可信任度较高。此外,Libra 在其代币价值与代币发行模型也较 XRP 稳定。在许多应用场景的前提,必须具备稳定的价格,以及与发行代币连结储备资产的价值。Ripple 价格波动大,以及其庞大的货币发行量却没有储备资产,会使其应用场景受到相当大的限制。
然而,Ripple 是直接就现有金融体系与银行合作,Libra 之于金融体系则是某种程度上的竞争关係,Libra 在这部分是相对吃亏,接下来的段落会再详述。

发展 Libra 的潜在瓶颈与挑战

使用者接受度待考验

根据 Statista 资料显示,2018 年印度 Facebook 使用者数量约 2.81 亿人,占总人口约 21%。这些人是不是白皮书所述金融服务不足的那群目标客群还有待查证。不过,根据 WEAresocial 2018 年社群报告资料显示,Facebook 在印度耕耘相当成功。如下图,印度最活跃前五大社群媒体平台中,除了第二名是 Youtube 以外,第一名的 Facebook,以及分居三到五名的 Whatsapp、FB Messenger、Instagram 都是 Facebook 旗下的平台。这表示在流量上Facebook 确实有其优势,要实现「目标客群透过 Messenger 获得 Libra 提供的金融服务」确实有其庞大活跃用户数支持。

Image for post

然而,有庞大用户数支持就没问题了吗?实际上,使用社群 App 和在平台上收支消费是两回事。使用者习惯使用 Line,不代表在金流收支行为就愿意接受 Line Pay。同理,使用者习惯 Facebook, Messenger, Whatsapp,不代表愿意透过 Messenger 用 Libra 进行支付。简单来说,改变使用者习惯并不容易。像这样的支付行业的成功关键在于建立在地化、融入生活的生态系统。例如以社交建立生态系的微信支付,不只购物可以使用微信进行支付,还有腾讯自己提供的理财信用卡还款、生活缴费等服务,由第三方服务的叫车服务、购买票券、旅游餐饮、房屋租售等。因此来自技术应用平台的 Libra 协会成员的角色其实比我们想像得更为重要,他们提供了许多贴近生活的使用场景,例如透过 Messenger 与亲友一起支付 Libra 订阅 Spotify 家庭专案等。生态系建立若没有到位,将难以让使用者接受这种创新金融服务流程,更遑论深度黏著在 Libra 上。

监管机构跳脚

回顾上一节提到的使用场景例子,在整个使用环节中,其实最大的问题在于Libra 如何合规地让用户在 Messenger 上买卖代币。我们要知道的是,现在印度政府起草相关法案的委员大多认为应全面禁止持有、买卖及发行各类加密货币。那 Libra 这个「非传统金融组成的金融服务联盟」是否能说服当局,不把 Libra 定义为加密货币、不加入禁止清单,是这个模式能否成功切入印度市场的关键。这类合规问题在 Libra 进入每个国家的都需要克服。
此外,我们换位思考一下:金融业在各国大多是属于特许行业,尤其 Libra 牵涉到货币稳定与庞大金流,为了维持金融体系稳定,监管机构会尽可能保护本土企业。简单来说,Libra 的切入与监管机构的利益不一致。儘管 Libra 立意良善,各国基本上不会希望这方面的金融服务是由这一个「庞然大物」非传统金融外国企业提供。
因此,从监管机构的角度出发,监管机构即使支持加密货币,也有可能透过其他方式阻挡 Libra 的进场。要如何让 Libra 更接地气,让当地监管放行,是 Libra 切入各国市场必须克服的难题之一。

小结

Libra 是共同管理一个基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金流支付及其资料库的商业联盟。因此,比起加密货币,Libra 更像一个电子货币例如 Line 点数,只是其价格锚定一篮子法定货币、由一个商业联盟维护。因此,Libra 目前公布的版本比较像是个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间的妥协,但是首要的瓶颈其实和是否完全去中心化无关。回顾前述使用场景的流程,第一个需要克服的是合规,再来是初始生态系建立,长期下来才能扭转使用者的习惯,让生态系各个角色之间的互动变得密不可分。
题外话:笔者认为,Libra 计画才刚启动,Facebook 就已经先获胜了,这无关乎 Libra 最终成功与否。Libra 一开始的目标客群是印度的穷人,减少金融服务的排他性,这让先前身陷个资外洩丑闻的 Facebook 有了洗白的机会。此外,Facebook 拉拢了各方巨头为 Libra 站台,藉此提升用户对 Facebook 的信任度。更别说 Libra 本身具备发展潜力,得以让 Facebook 与众多社群平台有明显的异质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